🦠 | 四二五 – 汉堡疫情近况

好久没关注数据,也没怎么在意疫情方面的新闻。

原以为我那谨慎怕死的老师,已经在疫情的折磨下开始左倾,结果是我想多了。

今天久违地查了一下数据,发现德国确实不算高的。即便这样,汉堡从下周开始,也要强制在交通工具和封闭空间里佩戴ffp2(欧标,类似美标n95)。周五还听说是从下周才开始执行,结果今天一上车,发现竟然已经满目ffp2了,连地铁站里的液晶屏上的告示,也把医用口罩改成了ffp2。

家里的三盒医用口罩也不知道该咋办。

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措施真他妈让人无语。

铺垫了整整一年,现在才敢迈这么一小步。

差不多一个月以前,汉堡开始能够做免费的核酸检测,精度不高,听说过有人免费核酸做出来阴性,结果换一个做出来阳性;也有人免费核酸做出来阳性,结果PCR做出来是阴性。

但还很快就被充分利用起来。毕竟免费,各个机构和院校在作出要求的时候,没什么压力。

起初,学校发通知说,线下课之前,需要提供阴性核酸证明;结果执行起来变成,只要进入学校,就要提供核酸证明。学校的三个传达室老师里,有一位办事一丝不苟,因而成了牺牲品,在要求查看检测结果时,和一些学生闹了不愉快。

大家都很难。

四周做了四次,换过三个不同的地方,全是鼻拭子,三次细长的棉棒,一次木棍子的棉棒。本来想试试咽拭子,结果没碰上。

气温没见变暖,但是愈发晴朗的天气,预示着冬天已经过去了。蓝天白云甚至万里无云的好天气越来越多,每天都想要出去玩。

以往好天气的时候,都是和朋友约着出去吃饭,逛街,看个音乐会或者电影什么的。现在和人一起出去,顶多就只能做核酸,逛超市,约个排练。

服了。

🦠 | 三一三:跨境空投

周一从亚超买了袋装的豆皮结,回家佐面吃。按照惯常的流程,准备好食材之后烧水,然后把调味品和佐料一起丢进去煮。结果出锅之后一尝,根本没入味,因为汤的味道相对比较重,简直味同嚼蜡。

琢磨了好一阵子,满脑子都是以前在学校门口能煮一晚上的关东煮小车。今天再做的时候就把豆皮结切散,丢在已经调好味的汤里熬了半小时,然后再放其他佐料开始煮面。果然就好吃很多。也不知道那种豆皮结一般是在什么时候能整用。难道是火锅吗?


老妈一直唠唠叨叨嘱咐我屯粮。我倒是因为远程关注了一个多月疫情,已经习惯了。之前差不多半个月左右还是会出门采购一次,外加网上订购的食材和用品,应该算是屯粮囤货了。将来不出意外,应该只会上网订购了。可是还有问题,上门送货的人成为超级传播者的潜力,应该不会小于那些“要自由”的人吧?

出门戴口罩还是不舒服的,室友比我早出门几天,表示现在大家已经没那么害怕戴口罩的亚洲人。可是我对比一个月之前的情形,却没觉得有什么区别。敢靠近你的人照样无所谓,介意的人依然绕道走。虽然在了解他们的“无口罩”文化之后已经能够理解很多,却依旧不能适应这种把你当作病原的眼光。

寄回国的物资在海关耽误了大半个月,送到之后他们又没用上,这几天总念叨着要再给我寄过来。我嘴上是很不耐烦地说不需要,可说实话,我对这边的防疫能力一点信心都没有。中国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还是通过那么严厉的管控措施,才将疫情勉强刹车。可这些愿意在任何合时宜或者不合时宜的情况下索求人权的民族,要怎么做?这种的道德有所谓的高尚的底线,根本无法限制那些眼里只有自身欲求的人。

这事情要是走走极端,那么所有高知或者有理想的人所追捧的价值观,就要被物竞天择掉了。挺微妙的。

🦠 | 三月五 – 没练琴的第3天

德国的病例直线上涨,从意大利爆出封城之后到今天,已经从两位数涨到了将近500例,到晚上又已经五百多了。暗自估计本市的数量根本不止6例,在群里,偶尔人会有人会把我之所想说出来。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这几天呆在家里,宿舍基本都在聊疫情。宿舍四个人,两个烂在家里,两个不得不出门。出门的纠结了半天,还是负责任地戴了口罩,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汇报情况:“没事,除了多看你几眼没什么问题。”“还好,没遇上什么极端分子。”微信群里各种转发市内病例的动向,Mitte区2例了,Mitte区3例了,Altona区1例了……

跟打仗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