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四二五 – 汉堡疫情近况

好久没关注数据,也没怎么在意疫情方面的新闻。

原以为我那谨慎怕死的老师,已经在疫情的折磨下开始左倾,结果是我想多了。

今天久违地查了一下数据,发现德国确实不算高的。即便这样,汉堡从下周开始,也要强制在交通工具和封闭空间里佩戴ffp2(欧标,类似美标n95)。周五还听说是从下周才开始执行,结果今天一上车,发现竟然已经满目ffp2了,连地铁站里的液晶屏上的告示,也把医用口罩改成了ffp2。

家里的三盒医用口罩也不知道该咋办。

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措施真他妈让人无语。

铺垫了整整一年,现在才敢迈这么一小步。

差不多一个月以前,汉堡开始能够做免费的核酸检测,精度不高,听说过有人免费核酸做出来阴性,结果换一个做出来阳性;也有人免费核酸做出来阳性,结果PCR做出来是阴性。

但还很快就被充分利用起来。毕竟免费,各个机构和院校在作出要求的时候,没什么压力。

起初,学校发通知说,线下课之前,需要提供阴性核酸证明;结果执行起来变成,只要进入学校,就要提供核酸证明。学校的三个传达室老师里,有一位办事一丝不苟,因而成了牺牲品,在要求查看检测结果时,和一些学生闹了不愉快。

大家都很难。

四周做了四次,换过三个不同的地方,全是鼻拭子,三次细长的棉棒,一次木棍子的棉棒。本来想试试咽拭子,结果没碰上。

气温没见变暖,但是愈发晴朗的天气,预示着冬天已经过去了。蓝天白云甚至万里无云的好天气越来越多,每天都想要出去玩。

以往好天气的时候,都是和朋友约着出去吃饭,逛街,看个音乐会或者电影什么的。现在和人一起出去,顶多就只能做核酸,逛超市,约个排练。

服了。

🎼 | Sibelius

虽然名义上是从这节课才开始进入作曲课,但是从上节课就开始写整首了。

为了不产生混乱,在技法训练时,师父都很节制地不从审美的角度来评判,但是对我来说其实从学习对位开始,每一条作业都是当成作曲来对待……汹涌的创作欲真的是不管技术有多破都挡不住……

上上节课学到赋格的呈示部,写完两组四声部的呈示部,就猜测师父有可能弹不了。果真,上节课学完整首赋格的结构,布置完作业后:

师父:你会用打谱软件吗?

我:我很久没用了……你想说西贝吗?

师父:我跟你说,西贝真的好用,blahblahblah……

我:好……我去下一个。

师父:你要是有不会的操作随时问我!

嗯,早从他的知乎的某个回答里,就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Sibelius。

本来不打算花钱,毕竟我眼下和可见的未来里也就写写作业,写写小曲,不会用到西贝被广为传颂的那些复杂的功能。结果被免费版的功能还是贫乏到了……于是去西贝官网看了一下价格,本以为可以用人民币支付,结果一看这汇率……这,这nmd绝对不是人民币吧……

最后还是花了欧元。

不得不吐槽,因为作曲者本身就少,其中西贝的用户更是少中之少,明明功能繁杂不堪,网上有用的交流或者教程简直凤毛麟角,本来还自以为在软件海洋中游刃有余,压根用不到师父这个活体指南,结果……

传说中的绝妙音效,目前写钢琴版并没体会到;传说在播放时可以自动根据术语做出效果,目前来看也只是其中一部分的术语……还有诸多不便,比如版本不互通(高版本所导出的文件无法在低版本读取),谱面的某些文字信息似乎无法在创建之后更改……一开始很不习惯它的输入方式,早先习惯了Finale的方式(用键盘控制时值,鼠标控制音高),不过在师父的tips下,很快get到了键盘控制音高(以音名字母输入)、鼠标指示音区、九格数字键控制时值的效率。

只不过这样一来,就必须用上之前打游戏用的大键盘。恩,回国换个好看的机械键盘的理由又充分了一点。


这周作业是随意写一首曲子,要求不多,只不过得模仿一位作曲家的风格。师父问我喜欢谁。

我(不假思索):肖斯塔科维奇!

师父:哇你上来就这么现代?那好,你就模仿他

我(认怂):可是他的和声我……

师父思索后道:那你先模仿肖邦吧

我脱口而出:肖邦还要模仿?

真是,虽然他的曲子真的撩得不行,煽得不行,牛批的不行,但是不演奏也不听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地烦他 = = 哼,成天叽叽歪歪神神叨叨要死要活的,就不愿意听他磨叽。

最后还是要模仿他,而且还是我最烦的夜曲系列。

早知道点个李斯特了,妈的。

🎼 | 序

这是一个新的系列,名为【作曲学徒的日常】。


跟师父学理论也快一年了,翻了翻记录,20年5月29日第一节课。从最基础的和声温习起,因为没有考学压力,所以一直不紧不慢地,有时候甚至大半个月才上一节课。

想来有点玄妙,最开始找到师父的时候,只是希望他帮我把已经差不多忘光了的和声曲式捡起来而已。起初几个月对他的个人背景完全不了解,只是看了一些他的文章,听了一点讲座,觉得理念合拍,而且信任他的品格罢了。本来做好了与预期不符的准备,想好了随时散伙的结局。没想到竟然契合度如此之高,无论是理念还是逻辑链,以至于师父也总是感叹“你这个人很神奇哎”“你这人很有意思”。我甚至想如法炮制去追随另一个领域的另一个老师,可惜就没有这么顺利。

这个课大概会一直进行下去,直到我再也无法为业余爱好留出精力为止。

这好像是第一次不为考学、不为就业之类的理由,仅仅因为喜欢、因为想学而学。这其中的自由感是前所未有的。唯一的不便,是常常被其他“必要”的事情挤占,以至于很难像全职选手一样投入那么多的时间。

一直以来我都不太确定,自己对作曲的喜爱,究竟更多是出于对本专业的畏难情绪,还是真的热爱。直到今天,听见师父那一句:“从今天开始,我们正式进入作曲课”的时候,我几乎瞬间确定,我是真的爱它。我愿意花费整天的时间去思考织体,反反复复地琢磨和声效果,从一张又一张的唱片里吸取经验。在演奏上,我从未有过如此的行动力和激情。哎,这么多年来,我爱的始终只有创作。

今天突然想到开这个【作曲学徒日常】系列,主要是因为,虽然身边许多同行,朋友也很捧场,但毕竟没有人在学习作曲,许多琐碎的想法无处分享,难受。可能以后都用来发一些相关的琐碎日常,写几篇是几篇。

三一四 – 室内乐

室内乐合奏一时爽,一直合奏一直爽。

上周第一次合,今天第二次。队里有个活宝,有他在就不会无聊的那种。

音乐+活宝,简直激发我人格深层的人来疯潜质。好像幼儿园毕业就没有人来疯过了。

爽到又饿又累回到家,做了最不需要力气的一颗番茄饭,又边吃饭和柏林的朋友视频了俩小时,以至于现在其实已经凌晨快一点,还是很亢奋。

而且刚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没打游戏。而且完全没欲望打。为了不前功尽弃,还是勉强打了一把完成了任务。

555妈妈……我他妈不想一个人练琴只想玩乐队。

不过也不是和什么人都可以。还是要和朋友,或者那种热闹的人。否则可能就是糟心。(比如前年的某次🥲)

有些曲子真的要自己去演奏了,才会被打动。这首在听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一个句子,任何一个和声,抓到我。直到第一次排练之前都完全是凑曲目式的将就。

还想排更多的曲子5555

二二五:这些年弹过的三角

回想起来,接触过的三角品牌很集中,在国内基本都是Steinway, Yamaha, Kawai,来德国之后多了Boston和Bechstein。

早先一直觉得——当时的体验也证实——Steinway的音响和手感是最好的,低音浑厚,高音晶莹,中音筋道(?),很符合我的品味。日系音色普遍太亮,怎么弹都有股塑料味。

本科的时候,学校里除了音乐厅和演练厅,其他琴房(老师琴房和教研室)都是日系。但是因为学生琴房的都是立式琴伺候,三角琴怎么都比立式要好。来到汉堡这个小破学校里,学生琴房的三角都是Boston,当然有好有坏,除去硬件问题——比如琴弦松了(有杂音)或者断了等等——主要还是主观判断,不喜欢的往往音色偏向日系,喜欢的就是偏向印象中的Steinway。

封锁开始后,二楼的教师琴房基本就无人问津,便开放给需要三角琴来上网课的学生。于是练了几次Steinway B系,此外还有在小音乐厅里弹过的,估计至少是上世纪中前期制造的浮雕Steinway。结果发现我的判断标杆,已经神不知鬼不觉转移成Boston了……那几台Steinway,已经不似期待中那么动人,琴键更轻,可以说更好控制,也可以说更难控制;中音区居然也散发出一股隐隐的塑料味……找不回记忆中饱满而结实的音色。但是音色层次明显更丰富,左踏板也是好用到惊叹(之前弹过的Bechstein和Boston的左踏板都感觉自带毛毡蒙板,一脚下去简直怀疑自己在弹立式)。此外无法判断更多,不知为何学校琴房里的Steinway总是疏于保养,难道是因为琴太老了?

现在最最想要摸一摸的就是Fazioli,据说法兰还是科隆有一台,可惜这个狗日的疫情过不去,哪都去不了。

二一〇:雪 & 音乐会

去年汉堡一粒雪都没下,原来都攒到今年来了。从一月初开始下雪,一开始是第二天就化,后来是一整周一整周的积雪。上周末雪刚化,就预报这周有暴风雪。于是像小时候盼台风一样盼着大雪封路,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请假了。

结果只等到了几十分钟的狂风,和隔壁柏林的暴风雪。

最后还是请假了。😇

这大概是到德国以来下雪最彻底最持久的一个冬天了。

现有的几双鞋里,似乎只有Dr. Martens是可以在冰面上走路不打滑的。Skechers可能也还行,表现最差的是Puma。

一月底穿着新买没多久的Puma去找mr玩,结果刚出车站,在长斜坡底差点走出太空步。还好沿途有施工的塑料隔板可以抓手。正当我挣扎着保持身体平衡,企图退出危险区域,改道一旁的楼梯的时候,一帮人高马大的中学生走过来,笑着看了我一眼,绕过我从容地走了上去。

Puma罪加一等。


声乐系主任Schoch很喜欢办音乐会,哪怕Lock down也阻挡不了。F去年年底就和我转达了这件事,也定了许多候选曲目。曲子倒是都很简单,很多曲子都是一直以来在上课用的,Schoch喜欢给她布置小Lied,有很多首都是钢琴只有一页,词有四五六七八段的那种,她说自己唱着很无趣,配上钢琴好一些。但是久了之后还是挡不住无趣。

从上个月就开始每周跟她一起去上课,加上平时偶尔合的时间,和F渐渐混熟了起来。有一天她提议说,哪天一起吃火锅吧。于是俩人开始选日子。当时正赶上我和佩以为宿舍的过年计划黄了的时候,我就说,那不如搭伙过年吧。虽然我对节日没什么执念,任何大小的节日都可以不过,但也许是耳濡目染,加上封锁一年多以来确实很少聚会,过一过也当是补偿。

结果没几周,音乐会的日期定下来了,2月11日,除夕当天。紧接着一节课,快下课的时候Schoch关心了一句,你们中国的新年是什么时候?得知很不幸在11日的时候,他很开心地说:太好了,正好大家一起庆祝。

……?

我们只好把日子改在了大年初一。后来的一周内又经历了几番转折,最后成了三个室友+两个客人一起跨年。

五个人,四女一男,四个艺术专业和一个理工科,局面……希望不会冷落了谁。


毕业音乐会的曲目算是定下来了,意料之中地掺杂进了我并不喜欢的曲子。这几周练琴状态也不好。半个多月前某两个晚上,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喝的,只好喝了茶水和剩下的咖啡,导致晚上睡不着。只不过两个晚上,作息从此乱了。到现在没恢复。

也许也有压力的原因。手上几件较为重要的事都没着落,越是如此越是拖延,越是拖延就越是焦虑,恶性循环,什么都不想做。

双系统又装了回来,自制力全无地打了几天的游戏,正事依旧毫无进展。小组件里的倒计时一直在减少,游戏一旦退出,焦虑感就席卷而来。于是心一横,再次卸载了双系统,同时把Win10的镜像给删了。按照宿舍现在的网速,再要装是几乎不可能了。

不能再拖延。

……然而现在,我却在这里写blog。

Scheisse。

一十六:颓废

不知道是椅子高度不合适,还是保持一个坐姿太久,最近脖子老是咔咔响……哪怕总是时不时地扭一扭脖子,还是咔咔响。老听朋友说,国内的某某同龄人——或者就是朋友自己——身体出现各种本不该是这个年龄会出现的毛病……然后陆续造访医院,动手术的动手术,中医治疗的中医治疗。有预感等我回国后去体检,肯定也浑身的毛病……颈椎和腰椎就是已知的高危区……


最近几周断断续续在补近代史,状态时好时坏,三十二开八百来页的书到现在才读了四分之一。近代史比起古代史,真的好读不知道多少倍。而且幸运的是,霍布斯鲍姆的这一本《极端的年代》真是找到了个好翻译,作者思路很清晰,译者条理也超级清晰,读起来超级顺,不知不觉中补充了不少缺漏的常识。

但是要补上历史这个大缺漏,前路真是完全看不见尽头……

这两天又颓废至极,不想看书,于是沉迷打游戏和看片。收藏夹里的片翻了个遍,只找到高中没看的某一部动漫的第二部来补。以前因为太喜欢第一部,一直不愿意看第二部来着。今天看下来,发现真是妥妥的童话版二战史啊……而且什么故事经由日式的口吻表现出来,即便有个十分完满的结局,还是挥之不去一股歌颂败者的气息……对这些故事里那些,永远用最蛮横的最笨拙的方式硬碰硬的英雄主义,实在是欣赏不来。


消极减肥了几个月,根!本!没!有!变!轻!

看来之前在柏林那两年,几乎每日步行四十来分钟外加练琴数小时的运动量,是真的能减脂……

可是实在没法坚持运动。也不想忌口。

胖死我算了。不管了。

一十一:道歉与宽恕

有个问题悬置多年。记得好多年前和几个朋友进行过一次对话,大概是某个人受了伤害,茶余饭后聊起来,我义愤填膺地觉得受害者绝不应该接受道歉。朋友诧异地说:“道歉不行,那还想要怎样?”当时把我问愣了。一直以来,我从来都是愤恨侵害者,毫不怀疑地认为永远应该斗争到底,却从未想过究竟应该有个怎样的了结。

后来遇到过许多类似的情况,有时与我有关,有时与朋友有关。逐渐理清了之前含混不清的逻辑。

道歉存在的意义仅仅在于,让人明白你认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除此之外再无他用。太多人试图用道歉换取宽恕,同时根据自己对过错的严重性的评估,采取相应程度的道歉,从普通的歉意,到赔礼,到声嘶力竭,五花八门,简直是人间闹剧中无法错过的一场保留剧目。最让人恼怒的是,接受道歉的人并未意识到,自己也成了损害自己的帮凶,“他都道歉了,我还想怎么样呢?”“事情都发生了,还能怎么样呢?”于是就顺势给予宽恕,让对方如成功抢到赎罪券的信徒一样,心满意足地离开。于是类似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肇事者常常得以全身而退。道歉的本质已经被扭曲到可以跟补偿或者消除笔相提并论。

没有人可以否认,许多损失是根本无法补偿的,比如时间,比如某些无法挽回的损毁,比如人命,比如被扭曲的意识乃至人格(任何经验所造成的影响都是永久的)……比我们能想到的还要多。承担后果的从来都是蒙受损失的人,这是无法扭转的事实。如果即便如此,肇事者还想方设法坚持要你接受他的道歉,他毫无疑问就是个自利鬼,无时无刻不绞尽脑汁思考,怎么样才能尽快摆脱这难以忍受的负罪感——很多人是在无意识之间屈从了这种自利的企图,且当被人指出其本质的时候,就像蒙受了莫大的诋毁一样拒不承认——恰恰和先前不愿承受负罪感有着相同的根源。罪恶感是每一种价值观都具有的副产品,五花八门,像疾病一样是人生中无法摆脱的寄生物。它与人共生,可以将人奴役,也能够让人强大。如果非要为人间俯拾即是的补偿行为寻求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说,这是社会道德所赖以自我维护的方式。你可以选择闭上眼,或者驾驭它。

Notion进阶之【大瀑布】(1/2)

这部分的结构较之前三篇庞大很多。之前的三种顶多几个小时就能完善成型,但是这一次,从初次构思到结构基本定型,总共应该说是花了几天时间(除去其间置之不理的几个月……)。目前为止,基本形成了一套相对完善的信息互联网络,其中也包含一些在当前无伤大雅的、尚未找到方案解决而暂时被搁置的问题,会在每一部分的末尾列出,将来解决了的话也会回来更新。

本部分原本想和上一部分(剪藏)合在一起作为一个大专题来写。但是这一部分有点复杂,一章搞不定,所以干脆独立出来写。

用途简介

所谓大瀑布,就是……信息大瀑布……因为我设计这一部分的目的是创造一套方便随时取用的史料整理法,随着深入的补缺补漏,整个系统的总信息量会急速膨胀,所以,不光是信息总量庞大,整体结构也将是我的Notion中史无前例的立体和细致。

这些DB所涉及的历史资料中,包含事件、人物、团体和国家(暂时不包含时事,时事相关的资料主要还是收纳在剪藏板里)。同时,也能较为便捷地从各个角度切入、根据不同的范畴来读取相关的资料。当然,这一套系统中还可以加入更多类型的内容,也一定适用于更多不同的用途。我只是就设计它时的预期和目前达到的效果来展开介绍。

核心板块

如左图所示,本资料库涉及4个核心Database:
1. 人物;
2. 组织与团体;
3. 世界史瀑布流;
4. 国家史。

为了避免单章篇幅冗长,本节将分为两个部分发布。第一部分主要介绍人物DB的结构,第二部分介绍其他三个DB的结构。


2021年1月25日更新。更改内容:
原人物db对国家&世界史的relation改为单向引用。

人物板块

上述四个板块中,人物db内部还增加了两个子db,用以整理人物的生平和作品表。将来可能在其他板块(比如国家)下也会按需增设新的子db。先尽量简单地介绍一下这已有的4+2个互联关系。直观起见,我画了一张图。

人物Database互联关系图

构成概述

以贝多芬的资料页为例,以下是经过初次调试后刚好能用的状态。先简单介绍一下页面的结构,后面会解释如此安排的考虑。

为了方便叙述,下文将database中每个页面的标题栏称为“根prop”。

人物DB内部的“希特勒”页面。
核心Prop有:中文译名(根prop)、原文名、籍贯(古属、今属)、领域、生卒年、曾加入的团体、有一定影响的历史事件。
其中,籍贯和历史事件都是单向引用(text属性),团体为relation的结果显示。

年龄算法参考:

dateBetween(prop(“卒年”), prop(“生年”), “years”)

解释一下某些地方使用引用、某些地方使用relation的考虑。
①  国籍方面,考虑到有的早期国家在今日已被瓜分至不同的政权手中,如果仅仅录入今属国家而导致原本国籍相同的人物看上去具有了不同国籍,不太恰当。所以用引用的方式能比较灵活地作出标记。
②  历史事件方面,考虑到在人物页面中,经历同样事件的人物对该事件的影响力大小不一,有些人仅仅作为经历者,而有些人则是促成了这些事件的中坚力量之一,为了避免在事件页面堆积不必要的无关信息,所以取消了原来的relation,改为更灵活的单向引用(说是单向引用,其实被引用的页面上可以回溯,有需要的时候查看起来也很方便)。
③  至于团体之所以使用relation是因为,在我有限的认知里,人物所属的通常都是党派或者什么协会之类的团体。这类团体在网络上的资料不比国际联盟(总是会详细列出其成员国及附属国),通常只能考虑到其中最有存在感的几位。所以在这里使用relation,使其成员能无差别地在组织资料内显示,就有机会发现某些意想不到的历史关联。

人物独立的作品表Database。
“贝多芬”的这个DB的核心Prop有:作品名称(根prop)、创作年份、创作背景与时代背景。
其中,除了作品名称以外,所有的元素都是与下面这个DB——“贝多芬大事记”——互联的结果。年份是relation的直接显示,再通过rollup显示相对应的生平和时代背景。
此外可选的prop有作品号、学习状态等等,只要能想到的,都可以按需增减。

人物独立的大事记Database。算是两个子db中更为主要的一个,可以很直观地显示人物在每个阶段经历的事件及产出的作品。
核心prop有:年份(根prop)、生平事件、时代背景事件、作品和相关资料。
其中,作品是与上面的DB(“作品表”)互联的呈现,相关资料是与“剪报”db的互联呈现(以摘取平时读到的相关资料)。

一点思路&未决问题

通常情况下,根prop的默认名字“Name”以及它在页面中所处的位置,会导致潜意识地将它用作标题栏。但是,考虑到其在关联的db中所需要显示诸多的信息,全部用作标题显然会减损效率(比如基于relation的显示特征,它无法直接完整显示过长的文本)。

所以在大事记年表中,用根prop而非其他属性的Prop来显示年份,目前来看是一种较为有效的妥协。这样,在作品表prop中,关联大事记的prop直接可以标记作品年份,同时用rollup显示完整的背景资料。

尚未解决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生平db和整个构架的脱节上。之所以会产生这个困难,主要是因为所有人物的子database都互相独立、且生平事件按照年份来划分。这种脱节导致的结果就是,在生平db中只能手动输入背景资料,不能直接从现成的史实db中提取信息。有利有弊。利在于录入的时候可以体现更多相关度更高的信息(比如更为小道的花边信息),因而更自由;弊端在于人物资料多了之后,必定存在一系列大事件同时对多人产生影响,你只能反复录入(被迫背书.gif,倒也不赖?🌝)。

暂时决定让它们互相独立的原因有三:

首先,历史人物的数量不必说,每人生命中的每一年都被重复统计,怕崩溃;
其次,跨领域的人物作品形式和相关信息都是不一样的,比如科学家就不存在作品号的问题,艺术家就不存在研究成果具体所属的学科、以及实验条件等问题,综合在一起的话,会牺牲单个页面的显示效率;
再次,如果为了读取世界时间线上的信息,将每个子db都与世界互联,那么总线程上的信息会过于杂乱冗余,同样影响显示效率(毕竟在那些页面内除了prop,下面偶尔还是会写一些笔记或者存点附加资料的)。

总之,目前对database容量极限(开始影响读取速度的极限)不了解,还是会避免进行巨量页面的集合。将来如果证实神奇的Notion在此方面并无障碍,可能尝试根据学科来汇总人物的子prop。


因为本套结构其实还没有彻底完善,有可能将来还会回来修改。所以把思路写出来,主要是为了让大家了解其中的一些尝试和取舍,同时也更容易发现我没主意到的问题,作出符合自己需要的取舍和改进。

下一篇应该是整个系列最后一篇。

Notion进阶之【网页剪藏】

数据库页面参考

本章主要分享相对(超级)简单的网页剪藏。原本是打算把上图整个资料库分两部分介绍完,结果写到第二部分的时候发现第二部分真的太庞大了……所以这一部分就独立出来,不作为资料库的一个局部,而作为剪藏来介绍。

我所参考的基本都是现成网页剪藏服务——如Instapaper, Pocket等等——所共有的基础功能。

模块介绍

基本元素如左图所示。
核心元素有二:【资料类型】和【网址】。除此之外,我还增加了三种信息:
关键词:为了细化索引。如果汇总到一个属性内,将很难在一个范畴中作出细分,且会造成主题与种类这两种不同属性的混杂,造成混乱;
发布时间:为了弥补剪藏看不到原网页发布时间的缺陷。某些资料的内容和其发布的时期是分不开的。
备份网址:这个prop其实可以不要,Notion剪藏本身就是永久的备份。我主要是因为从别的软件搬家过来的时候,有些文本已经是备份在第三方网站上的(比如telegra.ph),无法确定其原始网站、发布者及发布时间,所以才开了个prop,以将这类失去源的资料区分开来。

通常情况下,转发剪藏后,page的原始状态是:标题为网页被分享后会显示的标题;网址将储存在链接属性的prop里(如果像我一样有多个链接属性的prop,在剪藏时可以手动选择要录入的位置);被转录的内容(包含图文)会存储在页面里。有时候,内容会延迟一段时间才录入完毕,总之只要是能转录的,迟早都会自动提取好,所以不用管它。

然后是基于上述“类别”与“关键词”进行文件夹式的分类,两种方案:视图和副本式分类。都是很基础的操作,不赘述了。有需要的可以去翻我之前书库那一章(点这里)关于待读和已读Database部分的分享。

我主要使用视图的方式进行粗略的归类。曾经打算用page来优化视觉上的体验,后来因为懒,放弃了……因为搜索关键词来找对应资料实在是太容易了……

一点经验&优缺点

我浏览网页使用的是ios原生safari,因此剪藏方式都是直接分享网页到剪藏板db。Chrome据说有很好的插件可以使用。MacOS的Safari还没找到剪藏的办法。至于其他系统的,就需要自己去摸索,不过我猜都是大同小异。

优点:

  1. 阅读时可以随意编辑、标记文本。这在其他专业剪藏软件里,可能是付费版的功能,而且仅仅只能涂高光和做笔记。编辑,甚至插入什么相关资料,你想都不要想……
  2. 页面互联的优势不用多提了。
  3. 能够自由地重组和梳理资料,而不用像在其他软件里一样,受困于简陋的分类方式(文件夹和标签)。
  4. 真正意义上的“剪报”,即使原文消失或被更改,都不影响已经剪藏的内容。当然,有的软件(比如Instapaper)也能做到这一点。

瑕疵:

  1. 会有大约一成(或者更少)的网站,无法直接剪藏。这意味着,剪藏后只会转录标题和链接,内容是空的。我一般是定期处理这类的剪藏(反正有链接),挨个将原文本复制过来。
  2. safari转发到Notion的话,无法默认目标db。就是说,或许你每次要发送网页到剪藏板的时候,都得重新定位到目标剪藏板。Chrome插件则不存在这个问题。我(用safari)在最初的几个月内也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但是这两个月开始必须每次重新选择。目前还不知道症结所在。
  3. 之前发现过一次(严格来说,只有一篇文章出现过此状况),带图片的内容转存之后,在手机端无法显示图片(提示提取失败),但是电脑端显示正常。询问过大佬,说是某些网站图片的源的问题。给出的方案是自己挨个把图存下来,重新上传。有(ji)点(qi)麻烦,不过后来也没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就没在意了。如果真的很重要的东西(比如某些随时会消失的资料……),费点劲存图也不是啥事。

差不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