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一

才发现今天是愚人节。

“株连”以全新的面貌在当代复苏,时间久到已然融入了我们的生活。

同古时的那一代人一样,如今的当代人,也默认了它的合法性。号称迫不得已,实则心甘情愿。

现在可怕的早已不是瘟疫本身。

只要政策和理论双管齐下,没有什么事情是不会成功的。

牢笼只有在你触及边界的时候,才显现它的形态。

似乎事情一旦发展到与社会上每一个人息息相关,就无法不变的极端。要么像西方,无能至极。

要么像东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