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中 – 隔离第19/29天

十四天结束,多待了一晚后,终于回到了Heimatstadt.

结果是个快捷酒店。


面霜和洗发水用完了,于是从网上买了一套。今天送快递的阿姨来电,似乎第一次送这个区域,并不清楚隔离的事宜。了解情况后,劈头盖脸一句训斥:“隔离就不要买快递了!”

她大概不清楚什么叫丧失人身自由。

外面的机器声音由远而近,我都能想象到一个防疫人员浑身包裹着憋闷的防护服,背着一台喷射药品的仪器一边转动身子一边前进的画面。脑内警钟大作——还没打完这行字,令人作呕的消毒药品的气味已经从门缝飘到了房间尽头的我的鼻子里。

为什么门有四条边?用湿浴巾塞住了下面的门缝,还有三条可以漏风。

这种夹杂着怪异的醋味的消毒剂,到底是什么成分?闻了就忍不住干呕。

快捷酒店的房间很小,以前都只短暂停留,没发现它这么像牢房。

早上收到隔壁新来隔离的男生从座机打来的电话,得知我的空调外机在他的窗户附近,严重影响了他首夜的睡眠。防疫组拒绝了他换房间的请求,我们都以为,他刚入住,换起来容易一些。

简直像难友,听他回顾自己想入睡而不能的昨夜,就好像看见刚入住时,快被消毒药水的味道逼疯的自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