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 · 回国

昨天,11月最后一天,中国时间晚上8点,终于入住了上海的隔离酒店。

这一个月(十一月)的遭遇可谓无比惊险。一整个月都在跟进航班的熔断对等消息,和同一航班的朋友出去约饭,就基本就是开小会,分享情报。

情报的意义永远比不上实锤。情报多的坏处在于,它会给你营造一种充斥着确定性的错觉,好像所有逻辑自洽的推测在其完成的那一刻,就已经得到了证实。但事实上,你手上的实锤一个也没有增加。官方发放消息十年如一日地吝啬,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透露一点风声。于是每天都在经历:保持冷静,被朋友的焦虑影响,继续保持距离……

每天看票务代理和同病相怜的网友在咬文嚼字地分析那些根本查不到出处、却很奇怪地被所有人当做共识来说的信息,比如哪个航班对等哪个航班,比如熔断从什么时候开始,比如对等从什么时候开始。

来往中德的航班号早就烂熟于心,每个航班的安全指数也随着信息更新,经历了好多次转变。

半个月前,大家根本没考虑过汉莎。没人想到半个月后,汉莎这个一度是往返中德唯一的德国航空公司,居然会成为最稳妥的航班,应该没有之一。为什么?因为汉莎只会被熔断,而中国的航空公司则承受两面夹击:一面是亲爹的熔断,一面是德方的报复性对等。

但是乘客们呢?永远只是利益集团博弈过程中被毫不犹豫牺牲掉的。就好像两个猎人在争夺能帮助捕猎的猎狗的使用权,最后其中一方把猎狗杀了:我得不到的,他也甭想得到。你就是被杀掉的那条狗。反正狗没了还可以再有,而利益集团的博弈是永恒的。

最让人难以理解,却又不得不接受的是,国航真的会在起飞前三天通知停飞。在德国这个任何通知都需要提前数月或者最少数周就发放,以便平衡办事机构的极低效率的国度待久了,实在有些难以接受这么短的反应时间。

传闻落到自己身上,和落到别人身上,是完全不同的效果。本来以为我和我一起回国的朋友们已经足够狼狈——推掉了几个早就约好的离别聚会,比预计的还提早了一天去法兰克福,在买到备用票之前,金钱就如废纸一般无用——结果做核酸的那天,碰上了个大哥,他的航班取消的事情,居然是从我们这得知的,而东航直到我们遇到他的那天早上,还在提醒他提前做好双检测。

有很多针对航司的谩骂。可这其中有太多的不透明。对等是德国民航局的错,但是航司究竟为何要延迟通知?当网上那些比官方通知早了数天就流传出来又被秒删、始终不被相信的通知文件,最终和现实吻合,更让人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整件事。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如果你不能跻身权力机器或者利益集团内部,你就永远只有被摆布的份儿。

求学这么多年,终于结束了。

落地前后给无数人更新自己的进展,在候机拉,登机拉,落地啦,入住啦。

还没有什么实感。可能因为生物钟还没恢复过来。

到酒店后,收拾一下,十点多就困了——完全和之前的生物钟一样——上床磨蹭到了十二点,以为自己可以无痛进入东八区的作息了,结果睡醒一看手机,凌晨三点半。

其实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我的德语多久之后会开始退化。醒来后打开一档之前听过的德语播客,发现自己还听得懂的时候居然很感动。本来也不会这么快退化。

W. Hermann还在等我的回复。他很难过我要走,我也很难过我要离开他的国家了。当你发现一段想要珍惜的关系的时候,时间没了。和Hermann能够学到很多。如果时间更久,肯定能学到更多。他来电话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我说我会和您保持联系的,也许还会回来的。他说他已经很老了。

我也很难过。可是我现在只能向前看。


酒店给了24瓶矿泉水,让我不必忍受上海味道奇特的自来水。可惜没有杯子,不能烧热水喝。今天要个杯子吧。

工作人员很辛苦,但是还是很友好。偶尔的脾气差,但是只要他能做到,还是会一丝不苟地满足你的要求。

现在我的脑子几乎没有线性思维。想起什么就写什么。

酒店环境也还好,屋里很干净,沙发和床是我喜欢的蓝灰色。空间也很大,可惜我没有瑜伽垫。——算了,我不运动,跟有没有瑜伽垫也没什么关系。

垃圾桶一下子就满了。

14+14,说是隔离就觉得时间很长,但是如果当做搬家,就一下子体会到它的仓促。14天的停留根本没必要把行李从箱子里拿出来。

酒店不能买无用的快递,也不能买外卖。还好我带了自己习惯用的洗发水。

感觉14天可能会一事无成地过去。

一二一 · 回国”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