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疫苗

在老妈因为工作而失联的日子里,某一日和老爸闲聊,提起疫苗的事。他是我们家最早打完的,发现我的犹豫不定,果断下达最高指示:打!

之后的几周,在116117和Doctolib上反复刷,又被优先级政策反复作废预约。虽然优先级很快就缩小了适用范围,除了那屈指可数的几个疫苗接种中心以外,其他所有的诊所和家庭医生,原则上都可以给任何在本地工作或者居住的人接种疫苗了。但事实上,所有的小诊所和家庭医生,都会给旧病人优先,在你选择“我是首次来看诊”之后,无一例外会被转到一个界面,上面画着一个猩红的叉:“抱歉,目前没有给新病人的预约”。

后来放暑假了,刚放假的时候,学校秘书给我们发了通知,建议我们趁着暑假的一个半月,完成两剂疫苗的接种。又折腾了一阵子之后,总算是约上了,BionTech。

接种的医院是汉堡北部的一个全科医院,位置很偏,O2的信号几乎覆盖不到,从地铁驶出某一站开始就是与世隔绝的状态。

医院很大,接种点在医院深处停车场的一个角落搭起的临时平房。第一次去的时候人很多,门口沿着墙根排着长队,有工作人员出来给新到的人分发表格,大家就趁着等候的时候把表填完了。表格一共三份,一份是疫苗说明,里面详细地介绍了疫苗的种类、可能的副作用等等;第二份是问卷,问你是否有接触史、是否近期有服用药物或者接种疫苗、是否需要医师的指导谈话等等;第三份则是免责声明。

进去登记后,就到医师问讯处,医师确认你知道了该知道的信息之后,在表格上签了字,你就可以拿着疫苗本去一旁的隔间里接种。

第一针接种完的时候,医生还会仔细地嘱咐你,要在外面大厅里等候15分钟再走。在你等候的时候,工作人员会把你的表格扫描进电脑里。第二针的时候,医生压根不提观察的事情,主动询问后,门口的医生马上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说:我们会建议您留下观察。——实际上,我当时要是直接从她面前走掉,她十有八九不会拦住我。

所幸两针都没什么反应,虽然头三天手酸,却是完全不影响练琴的程度。周围唯一一个打完发烧了的,打的是Moderne,烧了一个晚上也好了。

打完疫苗这阵子,汉堡的感染率又以每天5的速度直线上升,本来说一周内每10万人超过50就要封锁,但是很快就超过70了,一点动静都没,甚至连地铁上都还保持着之前降低防疫等级之后的要求——只要戴医用口罩。

音乐会在两个月后,谁也不知道到时候形势如何。

对这边的防疫力度和效率已经不想再说啥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