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中

眼睛一睁一闭,半年就过去了。入夏已经两个月,从刚解封的报复性消费后,购物欲骤然冷却,尽管衣橱里还是缺那么三四五六件合适的衣服,但是一想到回国要处理掉一大堆东西,就付不下去款了。

这间住了两年房子的合同到八月底,而我们室内乐团最晚一场音乐会,在十一月。

房东为了能够维持住一年一签的惯例,拒绝短租。之前室友退租找Nach时,就见识过房东是如何宁可空着房间也拒绝少于1年的租客。于是只好面对不得不搬家的事实。

在网上看了一些房子,有一间恰好是在易北河边,距离学校两站地,比现在这四十多分钟的车程好太多。但是和房东一起住,房间也要现整,床也还没搬进去,不知道实际上怎么样。

约了看房,又看了一些其他房子的广告。

希望八月下旬之前能把这事搞定。

周日和朋友去了易北河边的沙滩。那附近就是我们学校的一个校区,去上过好多次课,可是从来不知道那里居然有那样一片沙滩,沙滩旁边的山坡上长满了别墅,更换一下别墅的颜色,几乎就是意大利小城的景致。

俩人都没经验,想着练完琴过去,既顺路也不耽误正事。结果碰上涨潮,一浪接着一浪来势汹汹,把我们不停地往岸上赶。一不留神,袋子都被泡了水,放在一起的外套也浸透了。好在谱袋里面有防水隔层,电子设备也在第一时间抢救出来,伤亡不至于惨重。

拍了一些照片,带人的都惨不忍睹。第N次下决心减肥……


豆瓣上那些半年能阅读数百本——其中还包含大部头文学和无数论著——的人,我的阅读量简直不够塞牙缝。不过对我来说,今年上半年的阅读还是很紧凑了。

得归功于元旦第一周指定的月度计划,要求无论多懒惰或者多忙,一周都至少要读一本书。经历了最初的三分钟热度、一个多月的倒Flag之后,从第16周,也就是4月下旬开始,今年的这个Flag终于稳稳立住了。

再次印证了计划可行性的重要。算了一下,一共读了三百来万字。

想来,书单里有不少本数百万字的巨著,有普鲁斯特,有索尔仁尼琴;有鬼吹灯,有明朝那些事。一直都没勇气打开。现在依然如此。读许多书累加起来,和只读一本书的感觉还是差很多。在现在这个时期,没办法再承受一个新的长期任务了。

希望早日把手头的要紧事都搞定,然后奖励自己读一本大部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