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 – 琐事 & 修理身体

从19年回国后,先是柏林的朋友,再是室内乐队的队友,再是国内的朋友,一个个先后都评论过我变胖这件事。刚才和国内朋友视频,在我肆无忌惮地show了自己引以为豪的双下巴(?)之后,又被催减肥。🌝

……但是依然不足以成为我的动力。着实找不着理由减肥。没有一份需要人减肥的工作,也没有一个让人有欲望美化自己的男人。


周一去修理了腰。是个很酷的女医生。给我做了一番检查之后,开了6周的理疗。

到了理疗部门,预约表上写着将负责治疗我的医师的名字:Janos,下面是黑体字:“每一次治疗都请携带一条浴巾”。

于是琢磨起浴巾的用途。朋友猜测,要带浴巾,可能是要马杀鸡。

于是又开始琢磨这个Janos是男名还是女名。

周四第一次理疗,总共持续时间不到一个小时。进了隔间之后,进来一个笑眯眯的络腮胡子壮汉,除了性别,其他都特别nice。不过,本来以为是披在自己身上用来马杀鸡的浴巾,其实只是用来铺在皮床上垫着。

Janos询问了一些问题之后,就让侧躺在皮床上,开始给我矫正第4和第5节腰椎。期间和他断断续续聊了几句,主要是医学术语对我有些超纲,聊得云里雾里。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又拿来一个湿热的药包垫在后腰热敷。据我们英德混杂的沟通,大概是腰椎僵直导致坐骨神经(不懂是不是,总之是一条神经)被压迫,所以从大腿根部到膝盖才会有痛觉,而并非是我先前以为的那样是韧带拉伤。

理疗结束,浴巾都没顾上回家放,就和朋友去逛街了。其实前一天专业课下课已经逛了一次。本以为多走走能好,结果换来的是周五一整天如坐针毡。上网一查,腰部出问题后似乎不能多走。

老刘的劝告犹在耳际:“你坐车吧,你这个腰有毛病不能走太多。”

我(信誓旦旦):“没事,我前两天走了走,感觉不错。”

……

只好推辞了今天逛街的邀约。🤒

大家都要伺候好自己的椎。

不管是腰椎脊椎还是颈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