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八 – 牢骚s

天气开始转暖,好天气也越来越多,各种物欲就都冒出来了。先是买了手表,又买了一批春夏的衣服。如果被我爹知道,大概要弄死我。

等了半个月,网购的衣服的其中一批才送到。室友帮忙应的门,结果发现要交60的税。还没到的另一批不知道要收多少税。原先还不明白,为什么同一家店,同一批订单,他要分两批发货。现在估计,可能是考虑到清关的问题。

上德国海关的网站上查了一下,网购的收税算法清奇,按照他举得例子,200欧得收75欧的税……牛。

简直憋屈。太没经验了。


室内乐的两个木管要找伴奏,其中黑管找了我,双簧管几经周折,到现在也没找到人。在这种时候,总会庆幸自己学钢琴,大多数时候不需要求人。

黑管有两首需要伴奏,结果第二首偏偏选到了四年前我给某人伴奏过的那首。上个月的某天,我还突然想起这首的一些片段,想找来听,却找不到。当时还觉得,以往那么多忘记名字的曲子,都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就找到了,这首一定也会找到的。

结果居然这么快。

刚听的时候,没撑过10秒。后来几周又反复挣扎。一直想不明白为啥,因为自己心知肚明,绝对不是旧情未了。

后来才想明白。当年伴奏时被否定的屈辱感,一直没有过去,只是被假装遗忘了。别的曲子也许可以不那么在乎,但是这一首,我尤其害怕多年以后的今天,依然弹不好,再度被鄙夷。

逃避不是办法。也没什么好逃避的。


本以为开放了核酸检测,老师能答应上线下课。上周上室内乐的曲子,兴冲冲地向老师反复确认了是线下课,老师满口答应。

最后居然还是线上。

这周又问老师,老师说过了这两周,等再下周看看。

每节课上网课总要反复抱怨音质不好,听不见,说要上线下,又反悔。在哄谁呢?

忍耐即将到达极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