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〇:雪 & 音乐会

去年汉堡一粒雪都没下,原来都攒到今年来了。从一月初开始下雪,一开始是第二天就化,后来是一整周一整周的积雪。上周末雪刚化,就预报这周有暴风雪。于是像小时候盼台风一样盼着大雪封路,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请假了。

结果只等到了几十分钟的狂风,和隔壁柏林的暴风雪。

最后还是请假了。😇

这大概是到德国以来下雪最彻底最持久的一个冬天了。

现有的几双鞋里,似乎只有Dr. Martens是可以在冰面上走路不打滑的。Skechers可能也还行,表现最差的是Puma。

一月底穿着新买没多久的Puma去找mr玩,结果刚出车站,在长斜坡底差点走出太空步。还好沿途有施工的塑料隔板可以抓手。正当我挣扎着保持身体平衡,企图退出危险区域,改道一旁的楼梯的时候,一帮人高马大的中学生走过来,笑着看了我一眼,绕过我从容地走了上去。

Puma罪加一等。


声乐系主任Schoch很喜欢办音乐会,哪怕Lock down也阻挡不了。F去年年底就和我转达了这件事,也定了许多候选曲目。曲子倒是都很简单,很多曲子都是一直以来在上课用的,Schoch喜欢给她布置小Lied,有很多首都是钢琴只有一页,词有四五六七八段的那种,她说自己唱着很无趣,配上钢琴好一些。但是久了之后还是挡不住无趣。

从上个月就开始每周跟她一起去上课,加上平时偶尔合的时间,和F渐渐混熟了起来。有一天她提议说,哪天一起吃火锅吧。于是俩人开始选日子。当时正赶上我和佩以为宿舍的过年计划黄了的时候,我就说,那不如搭伙过年吧。虽然我对节日没什么执念,任何大小的节日都可以不过,但也许是耳濡目染,加上封锁一年多以来确实很少聚会,过一过也当是补偿。

结果没几周,音乐会的日期定下来了,2月11日,除夕当天。紧接着一节课,快下课的时候Schoch关心了一句,你们中国的新年是什么时候?得知很不幸在11日的时候,他很开心地说:太好了,正好大家一起庆祝。

……?

我们只好把日子改在了大年初一。后来的一周内又经历了几番转折,最后成了三个室友+两个客人一起跨年。

五个人,四女一男,四个艺术专业和一个理工科,局面……希望不会冷落了谁。


毕业音乐会的曲目算是定下来了,意料之中地掺杂进了我并不喜欢的曲子。这几周练琴状态也不好。半个多月前某两个晚上,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喝的,只好喝了茶水和剩下的咖啡,导致晚上睡不着。只不过两个晚上,作息从此乱了。到现在没恢复。

也许也有压力的原因。手上几件较为重要的事都没着落,越是如此越是拖延,越是拖延就越是焦虑,恶性循环,什么都不想做。

双系统又装了回来,自制力全无地打了几天的游戏,正事依旧毫无进展。小组件里的倒计时一直在减少,游戏一旦退出,焦虑感就席卷而来。于是心一横,再次卸载了双系统,同时把Win10的镜像给删了。按照宿舍现在的网速,再要装是几乎不可能了。

不能再拖延。

……然而现在,我却在这里写blog。

Scheisse。

二一〇:雪 & 音乐会”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