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〇:近况

同宿舍的统计学博士回国了,紧随其后来了个同样学艺术的弟弟,于是宿舍里的理工科只剩下了一个。

一起住了一个月多,终于可以确定,那个统计学对公共区环境的破坏有多大……这一个月基本都保持着清洁小哥走后的整洁。

整洁这种事,果然是近墨黑近朱赤。如果脏到一定程度,懒得打扫的人可能也就开始不注意了。


天气其实已经挺冷了。但就是懒得开箱子拿冬装。

感觉冬装明明才收起来!!又要拿出来!!

可是再不拿出来,就会被冷感冒了。

衣橱太小了。

欧洲疫情开始疯狂反扑,先是德国,然后是奥地利。英国好像就没好过,意大利和法国……前几周柏林闹游行,刚好经过朋友家门口。朋友说就没看到几个戴口罩的人。据说又开始疯抢厕纸了。

两个朋友一周多以前毕业,从英国回国,就在青岛胸科医院发现6个感染者的时候,入住了青岛的酒店隔离……

老妈问我想不想回国,我并不想。路途很折磨人。而且好不容易回到家了,也不过就是听他俩吵架。我图啥?

其实现在对疫情真的很麻木。大概是周围幸运地没有人中招,所以无法直接体验它的恐怖之处。

不管怎么样,希望大家都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