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幺五 – 耳钉和耳洞

本科二年级还是三年级的时候和舍友去打了耳洞,和无数人一样,都是对方要人陪,结果她没敢打,反倒是我打了。第一次打耳洞,怕妨碍睡觉,只打了一边。又过了一阵子才去打的另一边。
打完的那一阵子,买了安瓶装的酒精每天消毒,还时不时地遵照医嘱活动一下耳钉,以防伤口和耳钉粘连,也担心像别人说的那样“烂掉”。好在恢复得很好。

在我的经验里,耳洞就没有堵过。没记错的话,曾经在天热的时候连续将近3个月没有戴耳钉,之后重新戴上,毫无问题。所以一直也没太在意“耳洞会长起来”这件事。结果这次疫情总窝在家里,两个多月没戴,悲剧发生了。

周二出门前,用挑选好的耳环在耳洞里转着圈找了半天,愣是没找着出去的路。于是头回体验到朋友说的“用耳钉强行穿透”是啥感觉。倒是没有见血,只是回来之后发现,可能有点发炎,毕竟这次不比刚打的时候,戴的是普通的合金耳钉。然后就想起来之前在柏林的时候买的那副特别精巧的925银小耳环。小时候外婆抱我出去遛弯的时候戴的那副耳环,造型和它很像,但是它更加精细,也更小。因为太小,戴起来也比普通的小号耳环要艰难。尝试过自食其力,但是那纤细的银针是怎么都找不着同样纤细的孔洞。
第一次是室友帮我戴的,费了很大的劲才戴好。然后她就无情地吐槽,身为单身狗怎么买一副这样的耳环。以前一个朋友买了好看的夏裙,自己拉不上拉链,我们一边帮忙一边也这么逗她。
那副耳钉可能目前为止才戴过三次左右,虽然每次都坚持的比一般的耳钉要久。每次找人帮忙戴之后都想,这次一定要戴久一点。可是最后都会因为要配衣服而换成别的,然后又是好久的惦记,好久的难以启齿。

眼下的情况真是银耳钉最合适,可一想到也许过阵子又会忍不住换成别的,就不好意思麻烦室友,毕竟戴一次太费劲了。只好用国内带来的小塑料棒将就着。

五幺五 – 耳钉和耳洞”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