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七 – 存在危机

Wow,一个多月没上WP,界面更新了,有种电子墨水的即视感。还蛮不错。

纵观以前,尤其是Lofter时期,平均每个月都至少会产生一两次想写点什么的欲望,哪怕只是一两句话。可不知道为啥,这个月几乎没有过。可能是终日宅家的并发症吧,没有什么新鲜事,唯一的烦恼来自PMS。
爸妈总是问,最近可好?而且每两次问话的间距绝对不超过两天。我……
每次说自己过得不错,重复太多遍了倒像是敷衍。可是最近的生活就是这么日复一日的。大概一两周出去买一次菜,戴着口罩,连妆都不用化。前两天整理化妆品,上面都落了一层薄灰。
安逸久了,也就没了感觉。

其实确切来说,也不是没有想写的东西,只是不知道该怎么下笔。其实在疫情期间,看到过一些音乐家以音乐来祝福前线的斗士,比如马友友,Tiffany,Stephen Hough……看的第一个视频是马友友的,好像在他的书房里录的。就又开始想艺术甚至哲学存在的意义,想了也没什么意义,只是脑子它闲不住。
娱乐,宣泄,精神支柱……当然。曾经和人讨论未来全面ai化的“人类社会”,唯一不可想象它被取代的,就是文学艺术和哲学方面。艺术的不可编程性已经有点被Sabbag老师颠覆了。后来,在马友友拉响第一个音的时候,突然感觉十分荒诞。
我本该比常人更坚定它的意义,这是我的专业,将来十有八九也会是我的职业。可恰恰相反。艺术和哲学是智慧的产物,它会衍生出文明,可是他化解不了灾难。甚至哲学,它似乎都比艺术更有意义,它毕竟决定着人的行为。可是艺术呢?当所有的科学家和士兵们在各种灾难面前舍身救人的时候,你只能在后面像啦啦队一样演奏一首小曲子,期望对方会需要你这种形而上的支持。对于那些几乎拼了命去保卫别人的战士,比起一夜安稳的睡眠,会更需要艺术吗?表达,宣泄,铭记,都是灾难过去之后,才会有的事。

也许我会发现自己错选了一个会加速自己陷入虚无主义的专业。


这个点线分割的颜色,让它明显一点吧,又觉得突兀;淡化一点吧,有没有颜色又没什么分别。真是的。

刚还想写什么,玩了一下分割线就忘了……

Anyway.


2020.8.18

早上和朋友简单聊了关于艺术的意义问题(也就是上面那个话题)。话题是我几天前提到的,朋友因为忙,今天才把完整的回复发来给我。

她的立场和我相对,所以她不同意我的看法。

于是我面临一个问题:

我开始没办法理直气壮地为自己的看法继续发言,即使我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

我发现,我之所以会这么坚持,或者说坚信,很可能和我的成长环境是密不可分的。我从小就深刻认为,没有人能救你,除了你自己,或者一些实质性的帮助。因而我也对“被理解”没什么执念,因而我在为了陈述某些观点的时候,会认为艺术和哲学在精神上的重大意义是可以忽略的——即使,在同一时间我明明毫不怀疑,精神世界完整不崩溃,是存在的必要条件之一,与物质条件完全是并列的。

没法再聊了。

但愿我有朝一日能调和这种矛盾。

四二七 – 存在危机”的一个响应

  1. 艺术的意义是永恒的。
    等到人类有朝一日真正弄清楚了世界的构造,解决了所有的科学问题之后,生活的唯一意义就是艺术了。

    1. hhh我只是一个路过的普通访客而已😎
      btw,如果你能开启评论嵌套的话,我就可以评论你对我的评论的评论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