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20

2020是个真理年。

玩瘟疫公司的人,如今大概都会有种魔幻现实的感觉。面对天灾,所有人都是动弹不得的见证者,自觉与非自觉,幸运与不幸,主动与被迫,其中并不存在选择权,只由无意识和偶然主导——从宿命论的角度来看,“偶然”这个词换做“必然”更为贴切。

需要解决的不过是“生死观”这一个问题。人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为下一秒没有死去的自己铺路,老生常谈的勇气乐观积极向上并不是活下去的重点,重点是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和偏见。消失里没有痛苦所以不需要快乐, 无所谓失去因为本就一无所有。说到底,生命本就是一种最大规模的奴役,所有人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而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它,忘却了自己曾不需要向往自由。

醒醒吧,过得开心点,最“差”不过消失,有什么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