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廿 – Mauerfall和Scriabin

晚上刷youtube偶然刷到Trifonov估计是最近在柏林的一场录像, 弹的A. Scriabin的练习曲op.8第十二首,穿着白T戴着黑色毛线帽,在什么黄色酒吧间里(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一遍我就疯了,草,循环播放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词“Mauerfall”,中文是柏林墙的倒塌。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意象来形容这个录音的感觉。每个音符都是饱受压迫的东德人的呐喊,每个间隙都是逃逸时往身后惊颤的一瞥。全国各地的人民游行,示威,直到最后等到了一个乌龙,柏林的检查哨终于不得不永远为几十万人打开。

然而就在我还没缓过来的时候,发现了另一个更加惊为天人的版本,A. Sultanov,我操。从第25小节最后一拍到28小节左手突然现形的旋律线条简直就要把人撕裂了。草。

我一搜他的资料,60后,从九十年代就开始中风,05年因为中风导致窒息死亡,享年35岁。无语凝噎。还好他至少灌录了一些唱片。妈的。我合理怀疑是不是因为他的手速超过了肉体能承受的范围才导致脑出血的🙁有人可以从医学上普及一下吗?

两个视频地址:

Trifonov
Sultanov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