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九 · 透明粉丝的叨叨

第一次读到她的文字是在same里,像很多人一样,她开了一个私人频道,就像朋友圈一样。说到底还是得感谢曾被我嫌恶过的主页推送,否则大概也发现不了她。

印象中她只写意识流的文字,而且似乎尤其擅长微型故事。每一则都像充满情欲的汁水一般渗进你的眼睛里。对,总之她的文字总是充满着禁忌的伦理,父亲,和性。

频道里也写她的生活,她也不忌惮发一些自拍或者视频,里面有她,有她的某个男友,有她的猫。是个贼美的女孩,看书的时候她会在频道里打卡。令人羡慕的阅读速度,读了很多不错的书。她曾自曝有精神疾病,需要用药物维持。病的那几天,看起来和直播中的雪莉有着微妙的相似。这种事我一向是告诫自己宁信其有的。不过,一点点的厌烦并不妨碍我对她文字的着迷。

那个简洁可爱的软件后来不见了,差不多在PUBG变成跳舞精英的时候,和好奇心日报一样成了某些政策或趋势的牺牲品。从最初相信它真的只是下架整改,到现在彻底不抱希望。好在早先从她发过的截图中窥见了她的微博,如今还能在微博上继续阅读她。

啥时候才能写出那样美的东西啊。和一个朋友分享了她的文字之后,朋友给我看了几段她自己的意识流。相比之下,朋友那根本就是写实主义,看不出一点意识流的影子。而我呢,反正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偷偷摘一段放过来可以吗。


她们来了。

从小腹位置开始往上攀爬,粘腻的藤蔓逐步缠绕至乳房位置,又忽然消失无踪。她开始透过皮肤,往下渗漏,先是毛孔后是血管,最后进入血液,畅流全身。人群脚踏金属质感的马路站在红绿灯前,痉挛。

当红灯亮起时,每个人都嘴巴里都含着同一个呻吟,直至她从嘴唇当中掉出来,光溜溜的掉在地上,在她洁白的屁股上沾满了人世的灰尘,说不清她是贞洁还是污秽。

绿灯再次亮起时,就轮到小人们上场了。人们继续像浑浑噩噩的生活洪流进发,小人们匍匐在地上拾起一个又一个她,装进口袋中,带回棺材板内进行扑杀。

一个欲望,两个欲望,三个欲望。她们一一死去。现在,她们光溜溜的屁股上还多了一份血的红色。

by 阿山

十一九 · 透明粉丝的叨叨”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