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脑,不得门而入

在墙外上知网真的是太不方便了。知网里肯定有很多相关的论文可以看。

读《梦的解析》的过程中,弗洛伊德提供的一些案例里体现的人脑记忆力方面的特质,让我想到十多年前读的那本国内作者出版的《催眠术治疗手记》,里面提到的案例和弗洛伊德对梦中的记忆方面的论点似乎能够相互印证。虽然说老弗这本作品里的主张已经是前科学,但是这方面应该是有深究价值的吧?

再加上多重人格的病征:能够分裂出不同性格、不同年龄、不同国籍、不同背景甚至不同物种的人格。从威廉·密里根的案例来看,有些人格和他的原始人格的遭遇简直大相径庭,可是这些知识从哪来的呢?人格是何以如此完整立体、乃至于如果只有其中任何一个人格存在(不丢失时间)的话,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正常人的呢?

记忆。一定是记忆方面的问题。和催眠、梦境能够唤醒被以为已经遗忘殆尽的记忆是一样的。是不是可以这么猜想:我们所谓的“记忆”,是指被主观认知能力加工、翻译过的信息,而那些所谓被“遗忘”的记忆,则是未被加工过的信息?比如图像、声音,那些最直接的感官刺激。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好像说得通,人脑能够在短时间内加工翻译的信息数量有限,因此未来得及翻译的那些信息就会退入无意识层面保存下来,直到主观意识有机会重新将它抽调出来的一天。

反驳我,告诉我我是错的,或者帮我补充,告诉我为什么是对的。

我到底该读些什么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