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中 · 羔羊

其实我一直断断续续地会有这种感觉:演奏他人的作品绝对不可能是我的理想。一直以来,如果我要引用别人的什么言论,心里都十分有羞耻感。因为我的无能,因为我的愚蠢,所以我无法靠自己的嘴把那些话说出来,我无法让别人听见我的想法,只能依附于别人的成果。我老师反驳我,说“演奏过程中你可以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它的载体终究是他人的想法,我多少会受到限制,而我讨厌任何程度上的限制,我甚至不满足于钢琴,有些已经谱写好的乐思明显更适合更大的编制,而不是88个靠击弦发声的琴键。虽然在每天练琴的日子里,我可能会沉溺于表达音乐而心无旁骛,也的确能有另一种满足感。可是这次休息的时候,我又有了类似的感觉。

学习演奏他人的作品对我来说就是荒废时间。首先它不是我写的,其次,这种沟通的误差比语言沟通的误差似乎更大,被误解的可能性也更大——效率如此堪忧,我除了在渴望发泄的情况下,还有什么时候能用上它?何况我是个以忠实原作为道德的演奏者,可是隔着这么多层文化和经历、隔着这么多个时代,甚至还隔着荷尔蒙的差异,我根本不可能去考证什么。既然这样,那我又在演奏什么呢?既无法帮助谁把心声说出来,也无法真正说我自己想说的话。演奏的意义又何在?它似乎只适合做一种生活的调剂,一种休闲娱乐,就像它之所以产生的目的一样。可是作为调剂,它所要求的精力和时间又太多了。

我想要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它还很模糊。我现在还在尝试多接触一些陌生的东西,想加快自己寻找方向的效率。但是要学的实在是太多了。但愿将来我会发现自己如今所遭受的一切折磨都是值得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