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四 · 临行前的抱怨

Email几个来回之后,和联系好的老师总算基本商定好了上课时间和地点。但是地点没有具体到琴房号,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学校小到只有一间Studio,还是这老师对课程邀约陌生到了这种地步。

不仅如此,以正常的逻辑,第一次来上课的学生,是无法知道她上课的节奏的。可是她却让我来决定上多久?为什么?Sava对他们工资“真可怜”的评论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究竟是暗示、还是我的直觉在骚动?

我明明对她的教学质量不抱希望,或者说根本无法建立预期,却还要违心摆出一副好学姿态去请她给我上课,去决定我想要上多久,真是折磨人。如果可以,我希望45分钟之内就能搞定,听她评估完我的竞争力我就滚蛋。可是我的中国心在约束我,它告诉我我应该选择最长的那一个。

真希望德国人在这方面和我没有共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